首頁
夢迴哥大 (第九屆系友 江崇祥)
        
友達晶材業務副總 江崇祥
第九屆系友
第九屆系友會會長 

父母做手工瓜皮帽生意,錢是一塊一塊的賺,願意花大筆鈔票讓我去常春藤盟校唸書, 我終身感恩!第一次出國搭飛機,就到時差十二小時的紐約. 我是一分緊張, 九分期待. 二十幾年前的紐約已是國際大都市,不過治安不好, 街上一堆homeless, 我唸polytech 的學弟, 下課後四個大男人要開車回家, 關車門前被擋著,拿著螺絲起子要他們交出錢包…哥大校園到第122街, 125街起就是哈林區, 我當時才發現:原來台灣的貧富差距不若美國嚴重. 電機系的同學有美國人、歐洲人、大陸人、日本人、泰國人、印度人、台灣人,就像在紐約工作人種的縮影,帶給我不同文化的衝擊, 留學的經歷讓我至今受用.
 
職場上很多人知道我是哥大電機系碩士畢業, 大多會說: 你好優秀啊! 自己想想, 大學成績中上, 可能是學生時期有很多擔任幹部的經驗吧! 正所謂不求之譽,當初擔任系學會長也是希望服務同學,到哥大唸書也被選為同學會會長,留學期間辦了很多的活動,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跟幾間大學包下舞廳辦了一個都是亞洲人臉孔的舞會,跳著跳著彷彿自己在台灣,直到看到黑人警衛才拉回現實...
 
哥大電機碩士畢業後, 先到歐洲自助遊, 去了法國、義大利及瑞士, 體驗不同的歐洲文化. 考量家人都在台灣, 並未在美國找工作而是直接回台.  考量自己喜歡跟人溝通的個性, 選擇了不一樣的路, 到工研院電子所由採購工程師做起, 兩年後升為採購課長, 三年後再升任資材經理, 之後到私人公司繼續擔任採購工作, 三年後轉業務. 現在的管理範圍涵蓋 ”採購、銷售、產品管理及物料管理”, 工作需要經常出差, 尤其是2006年10 月加入太陽能產業後, 兩個月內就連續出差到莫斯科、德國、香港、韓國、大陸. 太陽能產業逐水草而居的特性, 出差國家逐步轉換: 義大利、西班牙、日本、大陸、韓國、印度、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越南、法國、捷克、挪威、…算算出差搭飛機次數超過五百次, 留學經驗讓我面對業務上的需求相對得心應手, 也多了很多難忘的回憶:

2006 投入太陽能產業, 2008 產業沸騰到極點, 你很難想像 ”封街晚會”--- 展場期間的晚上把附近的幾個街道封起來, 被邀請者進去後, 可以隨意在裡面的餐廳吃吃喝喝… 可也就在市場極度沸騰時售價急轉直下, 我有幸經歷由天堂急摔到地獄, 體驗人生第一次 ”吃不下、睡不著、笑不出來” 的巨大壓力, 我是正面看待這難得的經歷, 一路順遂是不紮實的成功, 我深信 ”凡打不死我, 必讓我更強大” !

挪威首都奧斯鹿- 與客戶開會前兩小時, 背包在速食店被偷, 護照、信用卡還有不少的現金都在包包裏, 緊急報案並連絡駐外單位後, 幾小時後護照就辦好了. 晚上在街道上的垃圾筒搜找, 看有沒有我的背包…

德國慕尼黑旅館中協調德國客戶月底出貨, 24 小時沒有出房門; 法國里昂跟客戶執行長敲下大單; 馬德里跟客戶追應收帳款、到義大利追帳時於客戶公司總機櫃台Lobby 大吼、拍桌子; 舊金山跟客戶總經理追應收帳款, 不辱使命、印度新德里被幾人聯手設下騙局….行萬里路勝讀萬券書, 有幸有這麼多的事件, 讓我面對困難時能從容應對.
 
七年前帶著老婆、小孩及岳母重回哥大, 除了去欣賞百老匯歌舞劇、大都會博物館、中央公園、第五大道、42 街、南街海港…外, 肯定要帶他們看看我的母校!  校區依舊惟人事已大不同. 今年元月底我隻身一人到紐約休假, 再次體驗留學時由曼哈頓第四十街經第五大道、中央公園一路走到一百四十街的”百街步行體驗”,站在校門口想著自己二十幾年前到達紐約的第一天下午, 站在校門口暗自許願, 要好好把握讓留學期間不留白! 留學的種種回憶一一湧入心頭, 感慨、感恩、感傷情緒交雜. 感謝父母讓我在年少時給我的留學機會, 我跟兩個小孩說: 只要你們願意, 我一定供你們出國唸書,  雖然我不富有, 但釣竿給得起!

唸名校不是人生勝利的保證, 心態沒有調整好, 可能反因放不下身段而錯失良機. 跟應徵者面談時, 學歷我只會拿來參考, 職場上重要的是你對組織的貢獻, 我看爬得快的員工大多「常思考、積極主動、邏輯能力強」. 職場上我選擇一條不同的路: 以理工的邏輯、學科基礎, 做我喜歡與擅長的商務工作, 每個人都有適合他的工作, 切勿因某個產業很夯而放棄自己的興趣, 畢竟在高齡化的趨勢下, 職場生涯可能長達四十年, 樂在工作才能做得長久.
 
出國的好處是甚麼? 對我來說重點不是唸書, 而是體驗不同文化、開眼界.  我喜歡紐約! 在我最珍貴的年輕歲月, 有幸在紐約哥大度過美好的留學生涯!






更多行事曆....